好书也得靠“吆喝”——一个图书编辑的“带货直播” 登录|注册
好书也得靠“吆喝”——一个图书编辑的“带货直播” >新闻 >重点新闻推荐

好书也得靠“吆喝”——一个图书编辑的“带货直播”-外星人入侵

好书也得靠“吆喝”——一个图书编辑的“带货直播”

“加强新产品的推介发布,开展专题营销、场景营销;强化网络营销渠道建设,加大网络营销力度,联合当当、京东等平台做好预售及直播,山东教育出版社早就有这样的打算,但疫情确实让我们的脚步加快了,感到更有必要了。”山东教育出版社社长刘东杰说。

“可以说,我们临时拉起了一个直播团队。”侯文斐说。由于之前对于直播选品比较上心,准备相对充分,再加上推荐的图书都比较适合家长和孩子购买,推荐精准,因此首场直播收效不错:一个小时左右的直播中,有1万多个ID登录观看,观众根据侯文斐的推荐点击加购、购买的“引流量”,数据也非常不错。

“要知道,我们这场直播是在周三下午两点进行的,并不是直播的黄金时间。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当当网营销部门都认为非常难得。”

原标题:好书也得靠“吆喝”——一个图书编辑的“带货直播”

刘东杰认为,读书不仅是获得知识,精美的装帧、文字语言的熏陶、印刷质量、选纸对视力的影响……这些都应该是家长考虑的要素。通过直播,能把一本书更丰富的内容展现给读者。

同事们提前准备了大量的文字资料,提供给侯文斐,她根据资料准备了一个发言提纲,自己私下排练过好几次。“我重点介绍图书内容,与读者的互动不多,毕竟在这方面的经验很少,也不是强项。”

“我学过播音主持,知道镜头很挑人,会把一个人的精神状态从100分拉低到30分,所以直播过程中我真的像打了鸡血一样,一个多小时的直播结束后整个人都累惨了。”

不过,刘东杰也认为,对于图书编辑线上直播带货这种销售新模式,更多的应该是积极尝试。虽然图书编辑平时更多的是和作者、书本、文字打交道,欠缺直播的专业经验,但需要有转型的魄力和试错的勇气。

当山东教育出版社的微信公众号发出这则预告消息时,予非姐姐侯文斐和同事们既轻松又紧张。轻松的是,心中期待已久的事总算要落地了。紧张的是,她以前最多只是作为阅读推广活动的主持人和孩子们进行过现场互动,开播后有没有人来看?忘词怎么办?弹幕怎么回应?

平时在策划图书推广活动时,侯文斐由于形象好、毕业于播音主持专业,经常被出版社“推”出来做主持人,但她说,这和直播是两码事。现场做活动,针对的是少年儿童,用孩子的语言,语速也慢。但在卖场做线上直播,语速一定要快,要有一定的煽动性,有激情。

提到直播,许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时尚主播在镜头前卖力介绍各种化妆品、服装、食品等。近日,记者发现,山东一些出版社尝试“直播卖书”的售书模式,出版社的图书编辑亲自上阵,在网络直播间推介图书,为疫情之后的图书市场博眼球、拉人气。

早有想法,疫情期间发现更有必要

为何想到“直播售书”?侯文斐说,这是整个出版社策划的结果。线上购物很火,实体书店在夹缝中生存,这次疫情更加助推了线上购物的火爆,出版社一直想尝试拥抱这种新方式。而疫情期间,通过线上直播为图书销售“引流”,对于出版社和实体书店来说,都不失为一种自救。

可供筹备的时间并不太多。25日14:00,在山东教育出版社办公楼的一间会议室里,连上平台、打好光,直播正式开始了。

“《梁晓声童话》是著名作家、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梁晓声先生首次创作的一套儿童文学作品。”

图书编辑亲自上阵卖书“3月25日,予非姐姐将在当当网和当当网天猫旗舰店同步线上直播,和小读者以及家长朋友们互动,畅聊与阅读有关的话题,讨论提高阅读效率的妙招,分享大作家的经典名作。抓住开学前的宝贵时间,为孩子找到优秀的课外阅读书籍吧!”

直播拉近了和读者的距离“第一次在卖场做直播,挺有压力的。”在侯文斐看来,做直播对图书编辑来说无疑是挑战。

3月25日下午,山东教育出版社进行了一场一个多小时的网络直播,基础教育读物编辑室的图书编辑侯文斐(左图)和同事一起,亲自上阵,直播卖书。

整场直播的观看总人数超过1万人,对于这个数据,侯文斐认为非常好。“文化类直播的受众较美妆、服饰等行业而言会小一些,但对于爱书人而言是有需求的。以前大家是通过图书简介来了解一本书,会比较局限和片面,如今直播这种形式拉近了读者和书本的距离,拉近了读者和幕后作者、编辑的距离,对于图书传播而言是有利的。”

由于不是专业人员,侯文斐提前观摩了淘宝的网红主播们是怎么做直播的,发现他们和自己不同:网红主播们都有固定的粉丝群,所以娓娓道来维持住粉丝就好了。但自己第一次上阵,总体上就要比较“激情”一些,和平时埋头伏案的编辑工作相比,风格上还是挺“分裂”的。

“少年海子因养鸽子体味到了前所未有的惦念、喜悦,却因意外丢失鸽子倍感烦恼和悲伤,怎样找回心爱的鸽子?《有鸽子的夏天》是一本有关成长的小说,曾获得2019年度中国版协30本好书、2019年度桂冠童书儿童文学奖。”

一段段介绍过来,侯文斐还不时刷一下弹幕回应观众的提问。

“我是主讲。我自己参与编辑的书介绍起来比较熟悉,另外几套书,相关的图书编辑都提前准备了大量的资料,并且同事们都在直播间‘坐镇’,给我吃了‘定心丸’,万一直播中我忘词或者忘记介绍一些要点,他们也好现场提醒我。”侯文斐说,出版社负责与当当网联系的同事也在现场。

3月29日,应当当网邀请,山东教育出版社还将进行第二场直播卖书。侯文斐笑着说,这一次,她一定吸取第一次直播的“教训”,第一时间打开“美颜”镜头。

山东教育出版社总共有10个编辑室,但并不是每个编辑室策划的图书都适合“直播”的方式。刘东杰介绍,教材、教辅类图书,学术类、教育理论类图书,这些图书就不适合线上直播。“适合直播带货的书,首先必须是面向市场的书,我们认为主要受众是家长和孩子,这样的图书比较容易在直播间‘引流’。”

好书也得靠“吆喝”——一个图书编辑的“带货直播”

恰好,山东教育出版社营销人员在与当当网联系的过程中得知有直播活动,双方一拍即合,3月25日的直播水到渠成。出版社还把一间大会议室腾出来用作了直播场地。

责任编辑:越战女兵
好书也得靠“吆喝”——一个图书编辑的“带货直播”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X月X日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好书也得靠“吆喝”——一个图书编辑的“带货直播”,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好书也得靠“吆喝”——一个图书编辑的“带货直播””。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好书也得靠“吆喝”——一个图书编辑的“带货直播”授权咨询:0392-3201587

客服电话:0392-3313875 投稿箱: 2315789961@qq.com

好书也得靠“吆喝”——一个图书编辑的“带货直播” 版权所有:Copyright © heb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X关闭
X关闭
友情链接: